当前位置:潇湘首页>古言>月明逐人归

第四章

书名:月明逐人归|作者:暮寒堪揽|发布:2020-05-23 09:11:28| 更新:2020-05-31 19:44:10 | 字数:2612字

  沈归晏出了后园,才用力挣开沈将军的手:“爹爹!你没看见二皇子他是如何取姐姐的乐么?”

  “小姑娘家家懂什么!二皇子那是喜欢你姐姐才会同她开玩笑。反倒是你,皇家的人也敢冲撞,越发的没规矩了。回房待着去!”

  沈归晏只得悻悻离去,回房后匆匆脱了鞋袜躺在床上,气鼓鼓地将头蒙到被子里,喃喃道:“那皇家有何了不起的……”

  恼着便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
  黄昏将近,沈归晏正睡得迷迷糊糊,依稀听到门外传来再熟悉不过的声音,又像是在梦中。沈归晏慢慢转醒,揉了揉眼,对着门外喊道:“是哥哥么?”

  菊香掀开门帘,笑盈盈地:“正是大少爷回来了。”

  沈归晏喜得鞋也忘了穿就从床上跳下来,径直跑到门外,一头扎进沈屏西的怀里,一叠声地唤着“哥哥”

  “哥哥你可回来了,晏儿好生想你。”

  沈家少爷沈屏西承了沈将军的志,自幼习武,十三岁时便不顾沈将军的极力阻拦参了军,随部队去了边疆。

  沈将本想同沈屏西同去,奈何当时的沈家实在是找不出一个可以撑得起家的人。如今一晃三年光阴,因着沈家庶长女与二皇子的婚事,沈将军才向皇上请旨,召回了沈家大少爷。

  沈屏西打小就疼爱自家妹妹,此时与妹妹相聚,更是欢喜得不行。这些年在边疆军营,他早已不是一个十三岁的毛头小子,个头窜了许多上来,身形健壮,原本英气的五官在沙场岁月的磨砺下变得棱角分明,皮肤黝黑却更显男子气概。

  他轻而易举地将沈归晏抱起来掂了掂,煞有其事地说道:“妹妹瘦了。”

  “哈哈,哥哥说什么胡话,咱们都三年未见,何况我还在长呢,该是重了高了才对。”

  沈屏西连连点头,脸上挂着笑容,眼底却满是泪水。兄妹俩同沈将军用过膳,又说了许多话。末了,沈屏西从怀里掏出来一个锦盒:“你及笄时,哥哥还在西北杀敌,未能赶回来参加你的及笄礼,你别怪哥哥,行么?”

  沈归晏打开锦盒,里面躺着一枚白玉线雕流云百福玉佩,玉体通透,图案十分别致,还刻有“晏”字,想来哥哥花了不少心思。

  “哥哥立志报国,自是以国家战事为重,晏儿又岂会怪哥哥。这个礼物,晏儿十分喜欢,那便多谢哥哥啦!”

  兄妹俩相视一笑。

  .

  临着沈屏西的归家,沈雨微的婚事也近了,沈府上下都开始忙着张罗。虽是与皇家结亲,但因二皇子贺辽不良于行,便省去了许多繁文缛节,将仪式简化。

  大婚当日,长街热闹非凡。皇家的迎亲队伍声势浩大,围观的百姓被皇宫侍卫拦在街道两旁。

  贺逐早早带着弟弟妹妹去了二皇子的府邸吃吃喝喝,本找了个僻静的角落玩骰子,不料还是来了不速之客。

  “老三,又带着皇弟皇妹淘气呢。”

  闻言,贺逐不觉蹙眉,放下手里的骰子,转过身却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,向面前的贺迎行礼,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:“见过太子殿下。”

  贺进贺淳见此情景,也跟着起身向贺迎行礼问安。

  “都是自家人,不必客气,平身吧。”贺迎睨着三人,神情十分傲慢,顿了顿,又接着道:“听说三弟你偷溜着出宫差点被父皇发现了?”

  贺逐仍是满不在乎的模样:“可不是嘛,都快吓死我了。你说这皇宫大虽大,总待也待腻了,这宫外头那么好玩,父皇却偏是不给去。”

  贺迎笑,神情冷淡:“三弟,这么大的人了,可不能总想着玩,该替父皇分分忧了。”

  “嗐,这不是有皇兄呢嘛!三弟我呀只爱寻欢作乐。”

  话毕,贺迎抚掌而笑:“三弟风流啊。”

  此时,木轮滚过地面,贺辽身着婚服,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:“太子殿下,该入席了。”

  “太子得罪了,三弟先带着阿进阿淳入席了。”

  贺逐告完罪,便带着弟弟妹妹溜之大吉。他表面与贺迎相处和睦,实际上无半分真情实感,虽懒得应付他,面子上却总得过得去。方才摆脱贺迎,转眼就遇到了熟人,遂笑逐颜开,仿佛是命运使然,他与沈姑娘总是能不期而遇。

  贺逐看着不远处一株蓝花楹下的姑娘,眯了眯眼:“进儿,你先带着妹妹先去入席,我有点事,一会来找你们。”便丢下俩跟屁虫,展开手中折扇,向沈归晏走去。而后者正悠闲地坐在树下喝着酒。

  贺逐收扇,敲了敲沈归晏的肩:“巧啊沈姑娘,喝个喜酒也能碰见你。”

  沈归晏转过头,愣愣地盯着贺逐看了半晌,才醒过神来:“阿逐?你怎么在这?”

  面前的少女脸色潮红,一双杏眼眼朦朦胧胧,水气氤氲,丹唇轻启,一阵橙花香裹着酒气扑面而来,直叫人闻醉了去。贺逐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,说不出话来,强迫着自己避开了沈归晏迷惑的视线后,沉声开口:“自然是来蹭吃蹭喝,你又为何在这?”

  “自然也是来蹭吃蹭喝啊。”沈归晏笑着又将头转过去,继续道:“今儿是我姐姐大喜,我自然得在。”

  “姐姐?”贺逐蹙眉,沉思片刻道:“你是沈将军之女?”

  “怎么?你认识我爹爹?”

  “听说过。”贺逐挨着沈归晏坐下:“沈姑娘为何不入席,反倒一个人躲在这醉成这样?莫不是有什么心事?”

  沈归晏嘴角带笑,眼中却是化不开的浓愁:“我就是有心事,说与你一个外人听作甚呢?”

  贺逐愣住,竟被气笑了,好一会,才轻声吐出两个字:“也是。”

  也是,我于沈姑娘,也不过是个萍水相逢的朋友罢了。

  他夺过沈归晏手中的酒,在沈归晏吃惊的注视下,灌了一大口,酒顺着洁白的颈项滑向领口。眼看就要消失,贺逐突然感觉到锁骨处一凉,再看过去,沈归晏已经收回了手,眨巴眨巴眼睛,无辜地看着他:“衣服好看,不能弄脏了。”

  还未待贺逐反应过来,沈归晏便起身,飞也似的逃走了,只留下一句“我爹找我我先走了咱们再会!”

  贺逐眯起眼,又灌了一口酒。方才那冰凉的触感尚停留在脑海里挥散不去,脸颊不觉染上一抹红晕。

  确定贺逐没跟过来后,沈归晏靠着墙大口的喘气,酒醒了大半,心跳却怎么也平息不下去,暗自无奈,刚才为何手突然就不听使唤了。都怪他明明是个男子,却生得如姑娘般肤若凝脂,在那满树蓝花的映照下,叫人不住的想要触摸。

  过了好一会,沈归晏才缓过来,头疼得紧,想着让前厅侍卫去跟爹爹和哥哥说一声,自己就先回家了,便匆忙往前厅走,不料撞进了一个坚硬的胸膛。

  沈归晏吃痛,抬头看向面前的男子,着一身杏黄色直襟长袍,金丝滚边,气宇不凡,双目如潭,鼻梁挺拔,轮廓分明,一头乌发束在头顶,一丝不苟。

  “姑娘,没事吧?”贺迎一只手背在身后问道,眼神却冷漠万分。

  这姿态委实让沈归晏有些不大自在,恰好听见自家哥哥沈屏西在身后唤“晏儿”,便说了句“无妨。”,走向了不远处的沈屏西。

  “方才跟你说话的男子是谁?”

  “没谁,不小心撞到他了。哥哥,我身子有些不大舒服,先回了。”

  沈屏西一听这话便紧张了起来:“怎么了?正好哥哥吃完酒了,陪你一起回家吧。”

  “喝了点酒,头有点晕,没事的。”

  兄妹俩一同离开。

  贺迎盯着沈归晏离去的背影,喃喃道:“晏儿?建威将军沈民致之女,中郎将沈屏西之妹,都是保家卫国的好男儿啊。”心里便有了些计较。

打赏
神奇推荐位
  • 春闺记事

    15端木景晨 / 著

    顾瑾之出生于中医世家,嫁入豪门,风光无限又疲惫不堪地走完了她的一生。等她发现自己没有...

  • 裴太太你已婚

    雪色水晶 / 著

    ☆全本完,新书已开,书名《郁太太又在装娇弱》☆傅家大小姐傅芊芊是个废柴学渣,一场蓄意...

  • 爷是病娇得宠着

    顾南西 / 著

    父亲总是说,徐纺,你怎么不去死呢。因为她6号染色体排列异常,不会饿不会痛,还不会说话...

  • 田园喜嫁之娘子太难追

    楚正秋 / 著

    【种田爽文,温馨甜宠,一对一,男女主双洁】姚瑶穿越了,变成了村里傻妞姚二丫。破屋烂床...

关闭
红包规则
1.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,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。
2.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:收藏红包、订阅红包、月票红包。
3. 收藏红包:收藏过该作品后,才能抢红包,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。
4. 订阅红包:在订阅红包开启时(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)订阅(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)该作品才能抢红包,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。
5. 月票红包: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=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,投1张月票可抢1次,投2张月票可抢2次,以此类推,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。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,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。
6.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【个人中心】-【我的钱包】-【奖励记录】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。